大家好,我们最近新开了“专栏与点评”系列,这个系列我们将不仅仅专注于学习、生活、住宿攻略上的事,在此我们会更多的去探讨一些身边的事情与其影响。该系列将涉及时事新闻、政治、点评、感悟等,希望新栏目能越做越好!
也欢迎大家投稿,联系微信:UTFAQUTFAQ 邮箱:[email protected]

——站长说 2016.7.14

作者介绍:

老和

坐标多伦多大学,哲学Specialist,政治Major

思辨写作能力出众,曾辅导PHL100,现于多伦多大学知名补课机构担任讲师

此人上得讲堂,下得厨房,写出的文章带着香味,做出的美食饱含沉思

自7月12日海牙法庭宣判否认中国在南海的九段线边界,南海问题再次急速升温,成为焦点话题。本次FAQ特邀多大政治系学生为我们答疑解问,梳理南海问题的来龙去脉。

南海

首先,南海到底在闹哪样???

南海,位于中国以南,菲律宾以西,越南以东,马来西亚以北。南海物产丰富,拥有约77亿桶原油,7500立方公里的天然气,及无数尚未被命名的海洋生物。美人坐于怀,只要生理上没啥问题,谁不动心?就这样,围绕南海的各国,均称对南海拥有开发权。蛋糕就这么大,但是分蛋糕的人却有那么多,所以矛盾是必然的。2013年一月,菲律宾正式申请由海牙仲裁庭判决南海的归属问题。今年7约12日,位于海牙的仲裁庭宣判中国在所谓“九段线”内的南海不具主权,而中国外交部也马上回应既不接受也不承认这份判决。

海牙仲裁庭

7月13日的仲裁结果并不是由国际法庭宣判,而是一个位于海牙的跨国仲裁组织。该组织1899年成立于海牙和平会议,其成立的目的并不是维持国际法,而是作为一个第三方调解矛盾。仲裁结果既不具法律效应,也没有执行力。其实“仲裁”这一行为在民间时有发生。当双方有矛盾,而又不愿意负担高额的律师费,通常就会由双方寻找一个都能接受的第三方执行仲裁。仲裁是否有法律效应取决于当地法律。

总的来说,7月13日的仲裁与其说是一份“判决”,不如说是一根被用来当令箭的鸡毛。既然这样,我们不如抛开海牙仲裁庭不谈,来看看真正权威,真正管制国际社会的国际法,然后自己来做判决。

国际法???能吃吗?

现在国际公认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制定于第三次的联合国海洋法会议,并与1982年开始接受不同国家批准及认可。海洋法公约在1994年11月16日正式生效,不同的国家纷纷接受并承认其合法性。中国与菲律宾分别在1996年与1997年接受并承认海洋法公约。

全世界承认联合国海洋公约的国家

全世界承认联合国海洋公约的国家

了解了这段历史我们就能发现,海洋法公约并非由某组织单方面武断成立,而是在国际社会中民主制定的。由于是被自愿接受并承认的,海洋法具备了天然合法及合理性。

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矛盾的中心,在于对领海划分的出发点。中国强调在南海的历史,而东南亚国家强调国际法。的确,中国在历史上对南海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享有过主权。记史又是中国人的强项,在这方面我们不乏证据。

而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则更注重通过海洋法公约来划分海域。也正是因为这样,东南亚国家更多的是引入国际社会,希望通过国际法来得到他们认为属于自己的领海。

那海洋法公约可以怎样被套用在南海问题上呢?首先,海域的归属在公约里有明确的说明。这里先科普几个重要的定义:

        领海基线:退潮时海水达到的最低点即为领海基线
        领海:领海基线以外22公里(12海里)的海域,视为领海,与领土地位相等
        临接海域:领海以外22公里(12海里),国家在临接海域对海关,税收,移民,及污染享有主权。
        专属经济区:领海基线以外370公里(200海里)的海域。主权国对专属经济区内的资源享有开发权。其他国家享有航行与飞跃的权利。
        大陆架:主权国大陆板块在海洋里的延伸,不得超过领土基线650公里(350海里)。主权国在大陆架海域的非生物资源享有开发权。

海洋公约法

以上几个定义可以用来基本判断一个临海国家对海洋的支配权。不难看出,海洋法公约只从地质学的客观角度来判定海域定义,而不考虑主观的历史因素。中国从民国继承的“九段线”其实并不符合现代海洋法公约。比如,九段线的确侵犯了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等国的专属经济区,甚至是临接海域。而中国的板块即使在南海延伸最远,也不能超过公约规定的650公里,也就是现在九段线海域的约三分之二。

这并不代表东南亚国家占领了绝对的法律高地。由于,南海海底地形奇特,大陆架错综复杂,怎样客观公正地划领海基线并没有确切的方法。而需要以此为根据来划分的专属经济区也就无从下手。

现在唯一能确认的,就是中国在南海并非中国政府所描述的“拥有不可否认的主权”。南海是一块东南亚地缘政治的难题,如何有效合理的解决需要南海邻国共同的努力。就像人与人之间力量的强弱不代表人格的健全或残缺,国与国之间也需要有最基本的尊重。“万邦来朝”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对于邻国的抗议,嗤之以鼻的态度不仅非政治正确,在国际社会上也会有负面的影响。

21世纪是人类史上最和平的年代,用过激的民族主义来对待复杂的地缘政治并不可取。即使真的有人“犯我强汉”,“虽远必诛”也只是白纸上的四个字,真实的世界并非快意恩仇。中国字的“武”拆开看就是“止戈”。战的目的是为了止战,而非战到地老天荒。曾经征服了整个欧亚大陆的蒙古帝国在数年内也会分崩离析。

本文不想做什么结论,只是想给读者提供一种看待问题的方式。作为有机会受到高等教育的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在下论断前仔细做好功课,做好文明解决争端的准备。

打个赏?

UTADA二维码

UTADA二维码

声明:该专栏、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UTFAQ/多大攻略立场。